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局>质安专题>学习党史守初心,传承精神担使命>党史知识 > 正文

李大钊《庶民的胜利》

  这篇振聋发聩的演讲,诞生于1918年11月。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全世界工人运动高涨。为了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协约国胜利,北京大学于1918年11月15日举行演说大会;29日北京大学于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举办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协约国胜利大会,李大钊先后两次,在讲演大会作了题为《庶民的胜利》的演讲。


  1918年11月,李大钊在《新青年》五卷五号发表《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二文,这是中国最早的马列主义文献之一。此文的发表在当时影响非常大,不仅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同时也预示着一个伟大的政党即将诞生。

  今天,让我们重新回顾这篇演讲。初心不改,始终向前。


  《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刊登在《新青年》杂志上面。(图片来自中国国家博物馆官网)


  庶民的胜利

  我们这几天庆祝战胜,实在是热闹的(得)很。可是战胜的,究竟是那(哪)一个?我们庆祝,究竟是为那(哪)个庆祝?我老老实实讲一句话,这回战胜的,不是联合国的武力,是世界人类的新精神。不是那(哪)一国的军阀或资本家的政府,是全世界的庶民。我们庆祝,不是为那(哪)一国或那(哪)一国的一部分人庆祝,是为全世界的庶民庆祝。不是为打败德国人庆祝,是为打败世界的军国主义庆祝。

  这回大战,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政治的,一个是社会的。

  政治的结果,是“大……主义”失败,民主主义战胜。我们记得这回战争的起因,全在“大……主义”的冲突。当时我们所听见的,有什么“大日尔曼主义”咧,“大斯拉夫主义”咧,“大塞尔维主义”咧,“大……主义”咧。我们东方,也有“大亚细亚主义”“大日本主义”等等名词出现。我们中国也有“大北方主义”“大西南主义”等等名词出现。“大北方主义”“大西南主义”的范围以内,又都有“大……主义”等等名词出现。这样推演下去,人之欲大,谁不如我?于是两大的中间有了冲突,于是一大与众小的中间有了冲突,所以境内境外战争迭起,连年不休。

  “大……主义”,就是专制的隐语,就是仗着自己的强力蹂躏他人欺压他人的主义。有了这种主义,人类社会就不安宁了。大家为抵抗这种强暴势力的横行,乃靠着互助的精神,提倡一种平等自由的道理。这等道理,表现在政治上,叫做(作)民主主义,恰恰与“大……主义”相反。欧洲的战争,是“大……主义”与民主主义的战争。我们国内的战争,也是“大……主义”与民主主义的战争。结果都是民主主义战胜,“大……主义”失败。民主主义战胜,就是庶民的胜利。社会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失败,劳工主义战胜。原来这回战争的真因,乃在资本主义的发展。国家的界限以内。不能涵容他的生产力,所以资本家的政府想靠着大战把国家界限打破,拿自己的国家做(作)中心,建一世界的大帝国,成一个经济组织,为自己国内资本家一阶级谋利益。俄德等国的劳工社会,首先看破他们的野心,不惜在大战的时候,起了社会革命,防遏这资本家政府的战争。联合国的劳工社会,也都要求平和,渐有和他们的异国的同胞取同一行动的趋势。这亘古未有的大战,就是这样告终。这新纪元的世界改造,就是这样开始。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失败,劳工主义就是这样战胜。世间资本家占最少数,从事劳工的人占最多数。因为资本家的资产,不是靠着家族制度的继袭,就是靠着资本主义经济组织的垄断,才能据有。这劳工的能力,是人人都有的,劳工的事情,是人人都可以作(做)的,所以劳工主义的战胜,也是庶民的胜利。

  民主主义劳工主义既然占了胜利,今后世界的人人都成了庶民,也就都成了工人。我们对于这等世界的新潮流,应该有几个觉悟。第一,须知一个新命的诞生,必经一番苦痛,必冒许多危险。有了母亲诞孕的劳苦痛楚,才能有儿子的生命。这新纪元的创造,也是一样的艰难。这等艰难,是进化途中所必须经过的,不要恐怕,不要逃避的。第二,须知这种潮流,是祗(只)能迎,不可拒的。我们应该准备怎么能适应这个潮流,不可抵抗这个潮流。人类的历史,是共同心理表现的记录。一个人心的变动,是全世界人心变动的征幾(兆)。一个事件的发生,是世界风云发生的先兆。一七八九年的法国革命,是十九世纪中各国革命的先声。一九一七年的俄国革命,是二十世纪中世界革命的先声。第三,须知此次平和会议中,断不许持“大……主义”的阴谋政治家在那里发言,断不许有带“大……主义”臭味,或伏“大……主义”根蒂的条件成立。即或有之,那种人的提议和那种条件,断归无效。这场会议,恐怕必须有主张公道破除国界的人士占列席的多数,才开得成。第四,须知今后的世界,变成劳工的世界。我们应该用此潮流为使一切人人变成工人的机会,不该用此潮流为使一切人人变成强盗的机会。凡是不做工吃干饭的人,都是强盗。强盗和强盗夺不正的资产,也是一种的强盗,没有什么差异。我们中国人贪惰性成,不是强盗,便是乞丐,总是希图自己不作(做)工,抢人家的饭吃,讨人家的饭吃。到了世界成一大工厂,有工大家作(做),有饭大家吃的时候,如何能有我们这样贪惰的民族立足之地呢?照此说来,我们要想在世界上当一个庶民,应该在世界上当一个工人。诸位呀!快去作(做)工呵!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