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局>质安专题>学习党史守初心,传承精神担使命>党史故事 > 正文

吴石:碧血洒宝岛 丹心向北明

  他文武兼备,号称十二能人;他推进解放,协助获取“剿总”情报;他联络同志,促成江防舰队起义;他心系统一,冒死赴台血洒宝岛。他,就是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出卓越贡献、1950年震惊两岸的“吴石案”的主角吴石将军。


  好友牵线,猛将“锦江”觉醒

  吴石1894年8月出生于福建福州,1915年投笔从戎,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留学日本炮兵学校,1930年又考入日本陆军大学,在日本两校毕业时都名列第一,被称为“十二能人”:能文、能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能英语、能日语、能骑、能射、能驾、能泳。1934年进入国民政府工作,一直担任军政要职。

  西安事变发生以后,致力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吴石受到了党中央的注意。1938年8月,国民党在武汉珞珈山举办“战地情报参谋训练班”,共产党部分领导人也应邀前来授课,吴石作为班主任,与周恩来、叶剑英等人有了直接接触。

  能争取到吴石,不能不提到何遂。在如今的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英雄广场,何遂与吴石两人的铜像并肩而立。何吴两位将军曾在桂南会战、长沙会战中共患难,同生死,友谊日笃。何遂虽然没有加入共产党,但其子女大多是中共地下党员,被称为“情报世家”。他早年参加革命,反对蒋介石政府,以民主人士身份积极为我党奔走。

  1947年春的一天,对国民政府极度失望的吴石找到何遂,希望通过他和共产党方面取得联系。何遂十分了解吴石,见他下了决心,便安排他与中共中央上海局领导人在上海锦江饭店的华懋公寓见面。何遂之子何康陪同,他回忆:“他们大概在里面谈了一个小时,出来后便微笑着相互道别,我便知应该是建立了某种联系。”于是,何康成了吴石的单线联系人,吴石为我党工作的序幕正式拉开。

  决战时刻,密送“剿总”情报

  1946年至1948年,吴石受蒋介石任命主持国民党国防部史料局工作,负责收集编撰军队在抗战中的历史资料,这为他搜集情报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更成为了决战时刻,我地下党组织布下的天罗地网中的重要环扣。

  吴石有一位好友叫吴仲禧。他和吴石是老乡,也是保定军校的同学,1937年7月成为中共特别党员,1946年9月,在吴石的推荐和帮助下,出任国防部监察局中将首席监察官一职。1947年6月30日,我党向大别山挺进,揭开全国性大进攻的序幕。吴仲禧也接到地下党组织的任务,要求从华中“剿总”(“剿匪”总司令部)处了解敌方兵力部署情况。

  吴仲禧从上海赶到南京后便在吴石家中住下,结识了来探访吴石的华中“剿总”情报科科长胡宗宪,此人是吴石的学生。因吴仲禧是吴石好友,胡宗宪对他很敬重,并主动提出寄送“作战态势旬报”,请吴仲禧指点一二,至1948年底从未断绝。后经上海地下党组织研判,此“旬报”中包含了国民党部队番号、兵力、军官姓名等,且为一手资料,具有连续性,对我军很有价值。

  1948年6月,吴仲禧到徐州“剿总”检查工作,徐州“剿总”参谋长是李树正,也是吴石的学生,一向尊敬吴石。吴石知道吴仲禧在执行“特殊任务”,便亲笔写信给李树正,嘱其照顾安排。李树正对吴仲禧礼遇有加,带他参观了机要作战室等核心场所。吴仲禧将作战室中从商丘到海州国共双方兵力部署情况默记脑海,翌日假借身体不适结束视察,火速返回上海,将这份对淮海战役至关重要的情报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地下党组织。

  1949年初始,吴石经常往返于上海、南京两地亲自递送情报。有一日,他匆匆将一组绝密情报交给了何康,这份国民党军队在长江沿岸的军事部署情况,为我军渡江作战提供了极大帮助,加速了解放全中国的进程。

  “三策”击中,舰队司令起义

  1948年底,随着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北战场上全面败退,蒋介石紧急将海防第二舰队调入长江,打算以长江沿岸防御体系做最后顽抗。巧的是,第二舰队司令林遵和吴石是老乡,是一个思想进步的爱国将领,一直抱有重振中国海军的远大理想。

  林遵看到舰艇装备极差,心里清楚蒋介石就是要他当炮灰,拖住共产党的军队,为国民党高层逃台争取时间。他正在郁闷之际,吴石来访。吴石对林遵推心置腹,两人秉烛夜谈一直到天亮。吴石为林遵认真分析当前局势,并提出上、中、下三策供其考虑。下策是替蒋介石卖命,图个加官进爵、荣华富贵;中策是学晚清海军提督萨镇冰,保持中立,告老还乡;上策则是率领舰队起义干革命。听了吴石的“三策之论”,林遵坚定了起义决心。

  1949年4月23日,林遵率领部队在长江下游笆斗山江面起义,毛泽东赞其为“南京江面上的壮举”。林遵的起义军也为后来新中国建立自己的海军和海防奠定了基础。

  心系统一,将军血洒宝岛

  1949年6月,吴仲禧特地赶到福州送别即将赴台的吴石。两人相识近30年,吴仲禧知此去台湾凶险万分,便劝吴石留下。吴石摇头叹息:“我的决心已经下得太晚了,为人民做的事太少!现在既然还有机会,个人风险算不了什么。”这个机会就是配合中共地下党组织,做好解放全台湾的准备工作。

  吴石到达台湾后,利用他国防部参谋次长职务之便,顶着随时可能暴露的危险,开展情报搜集工作,同时也积极主动与岛内外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逐渐搭建起隐秘的情报网络。他就像一柄直插敌人心脏的利刃,一份份绝密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党中央的手中。

  1950年1月,因叛徒出卖,潜伏在台湾的整个中共地下党组织惨遭血洗。3月,吴石在家中被捕。在监狱酷刑中,他一只眼睛失明,但始终坚贞不屈。蒋介石震怒之下亲自“核准”杀人密令,6月10日,吴石在马场町从容就义。

  “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这是吴石狱中的手书。他的遗骸于1994年4月22日入殓于北京香山公墓。

  主要参考文献:

  《冷月无声吴石传》 郑立著 中共党史出版社

  《隐蔽战线英雄谱》 《学习时报》2021年1月18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