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公路事务中心>公路专题>湖南公路文化建设 > 正文

青苔与公路人

小时候,在河里抓鱼时,经常见到青苔,它其貌不扬,绿绿且滑滑,不一小心就会被它滑倒,于是极其厌恶它。
后来,我长大了,也遇到了很多挫折,有些抑郁不得志,有一天在一枚石头上无意间看到了青苔,那一抹不起眼的绿瞬间就击中了自己,我竟然不觉得它厌恶了,相反感到很亲切。它虽然渺小,却那么绿,绿得坦坦荡荡,没有一点卑微的样子。

我忽然想起古人对青苔的细致观察了,“寂寂苍苔满,沉沉绿草滋”,用石阶青苔已茂,仍无人迹来形容等候在深闺的妇人的怨愁;“荒庭衰草遍,废井苍苔积”,用井沿长满青苔来描写被遗忘的荒芜与寂寥,这些描述都是寂寞的,仿佛青苔生来寂寞,但我却要反驳,你不是青苔,如何得知青苔寂寞?也许它正开心地生长,喜悦地享受雨露滋润呢?
姑且不说青苔是否寂寞,但说它就很美丽。它的叶片细细,犹如星辰的光芒;它的颜色青绿,仿佛来自春天的呼喊。它往那里一立,就是春天的星辰。它虽小,却有着成为牡丹的雄心壮志,“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它努力地生长,也绽放自己的美丽,这孢子体形成的花朵,不比牡丹差,弯弯地触摸着微风和阳光。它美丽却不娇气,它不需要供养在花圃中,施肥浇水,不要别人甜言蜜语的赞美,它处下而不争,随意地生长在石头上、砖缝里、墙角边,乃至臭水沟边。它索要的东西很少很少,仅仅一点水和土足矣,但它却尽自己的一生去奉献一份绿意,一份氧气,一份美丽。这让我想起了公路人这个群体,他们也是这样,处下而不争,甘愿到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大河深谷等条件艰苦的地方,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他们索要的东西也很少,平时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五加二白加黑地劳作和学习,在其他时间里,如果能得到业主的认可或者家人的几句问候,他们就已经很开心了。但他们却尽自己的一生修建了一条条路、一座座桥,让这玉带长虹在祖国大地恢弘铺展,让交通强国的号角吹遍五湖四海,从此,游子的路不再天涯海角,乡村的路不再闭塞不通,幸福的路不再遥不可及。
花朵有花朵的美丽与喜悦,青苔有青苔的美丽与喜悦,也许我们应该像青苔一样,与其羡慕别人的世界,还不如开心地生长,拥抱每一缕天地的微光,尽自己的力量绽放一份美丽。

青苔与公路人

14078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