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公路事务中心>公路专题>湖南公路文化建设 > 正文

山路弯弯

    在异乡的城市漂泊十几年了每次走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就不由会想起家乡的山路。

    我的家乡在农村,山路弯弯,细细瘦瘦好似一道闪电,从山里霹雳蜿蜒而出山路很坎坷,山里的人非常不喜欢这条路,他们终其一生的梦想就是沿着这条路走出大山,去繁华的城里,改变命运。所以,他们砸锅卖铁地供孩子读书,希望孩子能实现这个梦。

    小时候,父亲在鸡鸣响起的第一声就扛起锄头,沿着山路,到了贫瘠的田地中,开始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父亲的汗水滋养着脚下的土地,磨起茧的手掌沟壑纵横。他就这样披星戴月地劳作着,不管严寒与酷暑,把整个家庭扛在肩上。

    后来,为了供我和哥哥读书,父亲就沿着这条山路,到了城里,开启了打工生活。每年,他仅过年的时候回来一次,短短团聚几天后,又匆匆离去。所以,在每年除夕的前几天我总是守在屋前的路口,期盼见到父亲的身影。每次他回到家,都会打开一个袋子,掏出一些衣服、零食给我们,而我就特别开心。

    转眼间,我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上了初中,每个周末回家一次。每次回家,我都远远看到奶奶站在路口等我。然后,奶奶会给我做好吃的,一碗香喷喷的米饭,或者热气腾腾的面条,尤其是米糟泡麻花,香甜可口,让人感到特别暖心。


    周末虽然只在家待一天,但我感到特别充实。帮着母亲做些家务活,或者在绿油油的菜园逛一逛,看到那些茁壮成长的蔬菜,我总有一种很舒服、踏实的感觉。在家里,奶奶总是会做出一桌饭菜,她的厨艺很好,吃过她做的菜的人都会赞不绝口。可是,她自己却品尝不了这美味,因为她有着折磨已久的胃病。看到我们吃得很香,她就很开心,仿佛是她自己吃得很香一样。奶奶老了,话也变得有些多,经常会问我在学校的情况,而我也会一五一十地将具体情况告诉她,大到自己考试成绩排在前三名,小到课上给同学传纸条,食堂的饭不好吃等等。


    每次,当我推着自行车去上学时,奶奶总是在路口送我,当我回头看她时,她花白的头发在风中凌乱着,瘦小的身影显得那么沧桑孤单。


    后来,父亲回家了,他是带着伤回来的。在工地上,他的胸口被撞伤了。一到家,他就躺下了,药吃了很多,病情也得到了控制。可是,一年后病情忽然恶化,父亲日日夜夜处于疼痛中。到了大医院检查,却接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父亲得了癌症。


    虽然经过一系列治疗,但还是回天乏术,父亲在一个夏天去世了。那段时间,我的天都塌了,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昏暗。但看到奶奶的样子,我心揪得更紧了,她哭得摇摇欲坠,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后来,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奶奶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父亲去世的打击,她很快就卧床不起。可是,在病床上,看到我周末回家时,奶奶还是想挣扎着起身给我做饭吃。她愈发得消瘦,白发也多了很多。身体都这样了,她还是很操心家里的事,担心我和哥哥的学习,担心猪圈里的猪会不会瘦了,担心叔叔不会持家……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我们身上。


    奶奶的病快速恶化,到了大医院,再次传来噩耗——她也得了癌症,是胃癌。


    在医院陪奶奶的那段日子里,奶奶一直很乐观的样子,主动和我们聊天。我知道她是强忍着痛苦,装着乐观的样子,怕我们为她担心。她都这样了,还是在考虑着我们。

出院的前一天,她还在念叨着,要买一口新锅,回家给我们做饭吃。


    第二年冬天,奶奶带着遗憾离开了。那年的冬天,特别冷,雪下得很大,每一片雪花仿佛都是奶奶对我们的不舍,还有未了的一些心愿。


    多年后,我通过学习,从山里走到了城里,终于实现了父辈的梦。当再次回到家时,家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山路变成了宽阔的大道,村里的土屋也逐渐被一排排整齐的砖房所替代。然而,当我站在屋前的路口,却再也看不到父亲风尘仆仆的身影,还有奶奶等候我的身影了……


山路弯弯

14054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