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公路事务中心>公路专题>湖南公路文化建设 > 正文

北方的雪

    刚到十二月初,北方已就下了好几场雪。北方的雪,格外不同,有人喜,有人厌,而我是喜欢的。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北方的雪是苍劲的,犹如北方的豪迈粗犷,虽不及李白“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夸张,但有着“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浑厚。不像南方的雪,亭亭袅袅缠绵悱恻眉目含情款款向你来,多了一份娇羞,少了一些飒爽


    北方的雪,是绷紧的弦弹出的飞絮,不经意地一瓣瓣、一簇簇漫天飞舞。伸出手,让它轻轻地落在你的手心里,精致的雪花是上天的杰作,巧夺天工的纹理似乎蕴含着大道的奥秘。它们在风中旋转,犹如跳着芭蕾舞偶然飞旋着钻进你的脖子里,凉凉的,似乎融化的冰淇淋之所以喜欢雪,是因为它海纳百川,包容一切,好坏黑白,美丑贫富,在它的拥抱下都变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然而,我更喜的是它的纯洁。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冰雪封锁的江中,一叶扁舟似乎定格在这个时空中,舟子上,一渔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持钓竿,如老僧入定,慕然间,那景色就化成了一幅水墨画了。北方的雪在原野中显得空旷而悲凉,纯洁让人心无杂忧。雪的纯洁犹如美好无邪的品质。得令人心生感叹,纯洁得令人心生不忍,神圣得令人心生敬畏令人生不出一丝玷污的念头它的纯洁,纵使红尘滚滚,也不能将心污染即使记忆冻结,孤独陨落、消融,也不为之动容。“屈躬就浊,世彻清兮,怀忠见疑,何贪生兮?”这些纯洁的雪花,让我想起了一些贞烈的奇女子,她们和雪何其相似?


    宋代词人孙道绚《清平乐.雪》中写道“:悠悠飏飏做尽轻模样。半夜萧萧窗外响多在梅边竹上。朱楼向晓帘开六花片片飞来。无奈熏炉烟雾,腾腾扶上金钗。我仿佛能看到一位古代才女,在清冷的半夜,独卧孤枕,静静地聆听着大雪压折梅树和竹枝的声音,心里叹息着:今夜的大雪,重重地压着梅花和竹子,如今我尚会疼惜你们,而我一生的寂寞与哀愁,又有谁知道,有谁怜爱呢?


    在百花凋零的清冷里,看雪赏雪将心事说给雪听在雪的生灭中感悟人生无常在雪绽放的声音中咀嚼孤独。远隔时空虽不能执子之手,却能与子相惜,亦足矣!


北方的雪

14035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