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公路事务中心>公路专题>湖南公路文化建设 > 正文

回故乡

翻过无数座山,
淌过无数条河,
我把故乡的背影,
拉得越来越长。
故乡在模糊,
故乡在远方。

不知何时起,
故乡在浓浓的思念中滋长。
踩高跷的炫技,
难分伯仲的鸡公棒,
还有捉泥鳅时的模样。
一幕一幕像电影,
一幅一幅挂墙上。

思念如冲决的潮水,
思念如翻腾的波浪。
回去看看吧!
看看儿时的风景,
看看那时的儿郎。

走在家乡的小路上,
空旷的原野,
沉醉的夕阳,
多么熟悉的味道,
散发着泥土的馨香。

春天回到故乡,
偶尔听到犁耙水响,
有的耕地长满杂草,
有的肥田被弃荒。

一条无精打采的土狗,
懒洋洋的睡在路旁。
屋顶一只发情的猫,
喵喵叫着呼唤它的新娘。

偶尔见到几个农人,
播撒着苗秧。
盛满种子的钵,
也盛着来年的希望。

夏天回到故乡,
青藤爬满篱笆墙,
流云无痕苗稀草长。
泥鳅在嬉水,
知了青蛙呱呱响。

月朗星稀的夜晚,
不见旧时的竹床。
没人再说鬼故事,
也没有人捉迷藏。

村舍难见孩童把秋千荡,
放学难见成群结队的稚子,
他们都被装在校车的铁笼里,
无邪的眸子扑闪着企望。

秋天回到故乡,
偶尔闻到稻菽豆香。
这本应是收获的季节,
秋的原野却很少见到
翻滚着无垠的金浪。

村民不咋关心收成的好坏,
也无须拖着板车去交公粮。
温饱无虞后的盲目乐观和懈怠,
把昨天饿肚子的滋味遗忘。

池塘里放了增氧机,
只为增加养鱼的体量。
煤炉被没收燃气进伙房,
农家菜缺少了柴火香。

冬天回到故乡,
老人们懒散的晒着太阳。
年轻人在炸金花摸麻将,
为了体现自己混得撑,
把一年的积蓄输得精光。

月亮湾那丘肥田,
已变成了搅拌场。
机器轰鸣尘土飞扬,
瓦蓝的天不复当年的模样。

樟树坝那块小山包,
被挖出了深坑说是开矿。
几十吨重的货车一辆接一辆,
原本质朴的土路变成了水凼。

儿时的老屋早已不在,
旧迹变成了一泓池塘,
还有后院茂盛的楠竹,
时时在我梦里流淌。

小时的伙伴都已天涯海角,
“狗蛋”为了生计去了远方,
据说在外打工比种粮要强。
“夏蝉”远嫁他乡,
偶尔回家看望年迈的老娘,
老公脾气不好,
身上常常带着淤伤。
“文革”已经搬家进城,
留下老宅空空荡荡。

上周村东头的张大爷刚下葬,
前天王奶奶家又在吹丧。
乡民说:
“三资进了城,五鬼守农村,
无聊、无奈、颓废、彷徨。”

故乡啊!故乡!
你咋变成这般模样?
旧时堂前燕,杏雨梨花黄。
淡淡心绪,淡淡忧伤。
挥之不去的乡愁,
恰如离恨伴春草,
渐行渐远渐长!

啊!故乡!
故乡在消亡!
故乡藏在心尖上!

回故乡

13723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