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湖南省公路事务中心>公路专题>湖南公路文化建设 > 正文

说不尽的桥

我看得最多的就是乡间的桥,它们其貌不扬,随意搁在小溪小沟上,没落葳蕤杂草中,朴素的就像一块随处可见的泥块。不管你来或不来,爱或不爱,它们始终随意地搁在那,伴随水流缓缓,风声急急。
江南水乡的桥,恰恰与乡间的小桥气质迥异,或淡雅恬静,勾勒出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水墨画;或如梦如幻,描绘着“半烟半雨溪桥畔,渔翁醉着无人唤“的意境;或生机盎然,流淌着“画桥拍拍春江绿,行人正在春江曲”的春意。如若有青山相伴,则远山如黛、近水含烟,站立桥头,别有一番韵味萦绕眼帘。
最独特的还是石桥,比如岳州的三眼桥,历经近千年的日月洗礼,三孔生辉,弥漫着“三生万物”的神秘奥义;在潮涨潮落中,助吕祖镇巴蛇,演绎着一段神秘传说。再说赵州桥,尽管千年历史的烟尘散尽,斗转星移、岁月剥落,依然如长虹引涧、龙盘虎踞,道尽了世界桥粱史的神奇。
现在,桥的形态已发生了重大变化。它们承载更多的不是脚步,而是车水马龙;它们所在地更多的不是一马平川,而是崇山峻岭、深谷急流。它们在群山峻岭,如白云出岫,挂在山腰,平添一份姿色;或在大江大河,如惊龙乍起,贯通水面,铺就一份恢弘。
你看,那矮寨大桥,横跨山涧,盘云擎天;洞庭大桥,锁湖渡水,舞霞弄月;沅江大桥,绘山画水,穿烟戏波……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鬼斧神工的背后却凝聚着路桥人无尽的奔波、汗水和希望?春去秋来,他们背井离乡、穿山越岭;日升月落,他们寒耕暑耘、挥汗如雨。正是有了这样一群人,于是,这桥不再是桥,而是智慧的结晶,是汗水的浇灌,是责任的汇聚,是“铺路石”精神的缩影。正是有了这样一群人,于是,这桥连接着山内山外,连接着江河两岸,连接着万家灯火。

说不尽的桥

12129327